质料图片:2019年8月7日,香港差人在深水埗警署外,一名示威者被警方压在地上拘系。()

香港差人近期连串涉嫌滥权、滥捕备受争议。当地一名大学生周二因涉嫌藏有攻击性兵器被捕。学生默示,自己购置的是‘观星笔’,警方却指他持有‘镭射枪’。这起事件触发市民包抄警署。网民也发动新一轮大型聚会。

涉嫌滥捕事件的主角是浸大学生会会长方仲贤。他周二晚上在九龙深水埗街头被数名便衣差人盘诘,并查抄随身物品。

方仲贤一再强调,差人搜到的物品是用来观星的激光电筒。差人却以疑惑他藏有攻击性兵器为由,当场把他拘系。

差人的行动引起在场人士不满。围观的人议论纷纷。有人质疑差人执法缺乏理据。有市民更批评差人欺侮
人。

方仲贤默示,差人与他有身体接触使他感到不适,其后由救护车送到医院。

消息传出后,多量市民包抄深水埗警署要求警方交接。

有人在警署外墙涂鸦。有人则用雷射光照入警署。警署正门的闸门紧急关闭。接近午夜,防暴差人举起黑旗,随即施放催泪弹。

示威者四散。有人在附近街道架起路障与差人对峙。差人先后制服和带走多人,包括区议员黄学礼。

按照香港警方的说法,休班探员在深水埗发现方仲贤形迹可疑。探员表露身份后,方仲贤逃走。探员把他截停后,在他手持的塑料袋搜出10只长约18厘米的疑惑“镭射枪”。警方解释,即使物品本身并不是
用作攻击性用途,但任何人把物品用作攻击其他人,该物品就可归类为攻击性兵器,加上探员采取行动时,当事人的反映,以及他购置的数目。差人有理由疑惑他藏有攻击性兵器。

警方并公开示范以方仲贤身上搜出的疑似‘高能量镭射枪’,近距离照射纸张,约10秒后纸张冒出白烟。警方指,若眼睛被镭射光照射可能会受伤,并强调以往曾有警员被雷射光射伤眼睛。

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则以为,香港警方缺乏说服力。

涂谨申:“一支观星笔,疑惑他用来射差人,问题是单单买这支笔,你就说疑惑他用作(攻击),你的疑惑在哪呢?你现在疑惑学生用过?不会由于刚买而已,会用?你料事如神吗?除非内有一张日记写将会用,不然那个疑惑性相对少于7月21晚元朗拿棍的人士,对照之下市民就不服气,执法应该同一尺度,不要由于政治背景或任何背景有偏颇,市民就不信你是公正。”

浸会大学周三晚上发动聚会,强烈谴责差人虚拟罪名,滥捕无辜,要求立即开释方仲贤。

浸大学生会副会长林颖康谴责警方的拘系行动。

林颖泽:“本来咱们连买观星笔跟朋友去玩,甚至自己用也弗成,只需差人觉得这支笔涉嫌有攻击性,就能够拘系你,我觉得是营造白色恐怖。”

浸大40名教师发动联署。浸大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默示极度恼怒。

吕秉权:“这些镭射笔其实每位浸大老师都很容易随身携带,也有机会用来教学,这是很平常,在校园、在街上能够买到的文具、用品,对方同学由于在街上买了这个用品而被警方拘系,咱们觉得很震惊。”

周三晚,香港多家高校天文学会会萃在尖沙咀太空馆外,教市民以“镭射笔”观星,并起草申明,谴责差人拘系购置观星笔的学生是打压天文学界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vetrinal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