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5年10月11日,张治中护送毛泽东自重庆返回延安,在延安机场合影。(网络图片)

原蒋介石心腹张治中在南京的公馆现已沦为开发商的售楼处,南楼别墅一片狼藉。海洋媒体日前又爆料张治中在文革中被屡次抄家,张熟识的一大批中共的所谓“开国功臣”被游街示众,甚至被逼死,引来海洋大众叫好,称是其助共为虐的报应。

张治中南京别墅一片狼藉

张治中(1890年-1969年),字文白,原为公民党党员,公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,曾经是蒋中正(蒋介石)的四大心腹之一。

1937年抗战开始后,张兼任第九集团军司令,指挥国军地方系部队参加淞沪会战。此后改任湖南省当局主席兼省保安司令,涉嫌火烧长沙。蒋中正说:“长沙焚毁,精神上之打击,千百倍于战败之痛苦,可耻可悲,莫此为甚。”张治中虽被革职,但由于蒋中正介入,张并未被枪毙。

今年6月初,《金陵晚报》报导,位于新街口黄金地段的著名民国建筑、南京市级文物张治中公馆北楼已沦为开发商的售楼处,

张治中南楼别墅门前已被挖出一个不规则形状的大池,被注了半池的水,看起来好久
无人打理,浑浊不堪,池边长满了青苔,一片狼藉。

唯一不打共产党的国军高级将领

《南方人物周刊》6月27日发表张治中长女张素我的回忆文章,称其父亲张治中是蒋介石的八大心腹
之一,跟蒋介石交往颇深,历久置身于公民党最高决策层,又是唯一不打共产党的国军高级将领,中共称他“和平将军”。

助中共蒋介石怒斥其“丧权辱国”

1945年8月抗战成功
后,为了中国群众的和平和福祉,蒋介石三邀毛泽东到重庆谈判,张治中亲自去延安接毛赴重庆,在重庆庇护毛泽东,并护送毛回延安。作为公民当局的代表,张治中、周恩来跟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组成三人小组,负责国共双方的军事整编。张经常向马歇尔抱怨公民当局,为中共宣传。

此后,张治中在其东南军政主座管理新疆任期内,新疆当局所任用的首要人员尽是中共党员。

1949年4月1日,张治中率领公民当局协议代表团,赴北平与中共毛泽东谈判。公民党总裁蒋介石指示:“(一)协议必须先订停战协议;(二)共军何日渡江,则协议何日停止,其破坏责任应由共方负之。”公民党地方常务委员会通过了蒋介石的协议方针,支持中共渡江,明确要求代表团务必遵行。

从4月2日至7日,国共双方代表就“八项前提”所涉及的各种问题个别交换意见,主要议题是中共对峙要“惩处和平罪犯”及“解放军渡江”两项。代总统李宗仁和前国防部长、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的意图是对峙与中共“划江而治”,保住江南半壁江山。中共毛泽东毫无和平诚意,不单对峙惩处蒋介石、李宗仁、陈诚、白崇禧、何应钦、顾祝一致几十名所谓“和平罪犯”,称他们“罪大恶极,国人皆曰可杀”,还蛮横对峙“无论和战,解放军均须过江”。

4月18日,张治中派黄绍竑、屈武带回中共最后通牒的《协议(草案)》回南京,劝告代总统李宗仁、行政院长何应钦接受中共的最后通牒,被白崇禧怒斥为“投降书”。

当晚在李宗仁召集的桂系中心人物会议上,监察院副院长黄绍竑称“识时务者为俊杰”,力主与中共签字“议和”,众说纷纭,白崇禧表情严肃,一言不发。等世人都亮相后,白崇禧最后发言说:“看来该我做总结了。协议代表团北上时,当局是有‘腹案’的,代表团不对峙咱们的基本立场,实有负付托之责。至于所谓两广在近期内不致有大变动,那也不过是时光迟早问题。这类和局好像吃鸡同样,好的局部先吃,厥后鸡头鸡尾也要吃光。我已决议:只要中共对峙渡江,便不能接收订定合同!”言毕,白崇禧撇下与会世人,提前退场。

由于白崇禧坚决支持投降,主张集中力量抵御中共,李宗仁不肯也不敢签此“投降书”,于是托张群带着《协议(草案)》去溪口向公民党总裁蒋中正请示。蒋中正看后拍桌怒斥道:“文白无能,丧权辱国!”

4月20日,李宗仁、何应钦正式电告张治中:公民当局拒绝签字。第二天,4月21日,毛泽东便下令百万共军强渡长江,中华民国首都南京陷落。

张治中劝说新疆守军投共

张治中自北平投共后,任中共“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”,“民革地方副主席”、“和平解放台湾事情委员会主任”等职。

1949年9月8日,毛泽东告诉张治中,中共解放军已经决议由兰州和青海分两路向新疆进军,希望张去电给新疆军政负责人,要他们投共(中共称“和平起义”)。张治中向毛表示“我早有此意”。

张治中立即给中共在伊宁的负责人邓力群打了电报,请他转告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将军和省主席包尔汉,要他们正式颁布发表与广州公民当局隔绝关系,并与中共彭德怀联系投共。由于张治中的去电,公民党新疆守军不战而降,新疆于9月26日陷落。

为毛泽东大跃进树碑立传

1951年,治理淮河工程开始,中共任命张治中为地方治淮视察团团长,到工地进行视察和慰问。临动身前,张病倒了。毛泽东得知后,特派江青持亲笔信到张治中家里来慰问。

1958年,毛泽东发动大跃进,大搞群众公社化,农田荒芜无人耕耘。9月10日至29日,张治中陪同毛视察了湖北、安徽、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地。回来以后,张治中写了《群众酷爱
毛主席——随毛主席视察散记》一文,发表在《群众日报》上,为毛树碑立传。

文革中被屡次抄家中共“开国功臣”被批斗

早年任广西省主席的黄绍弘,30年代离桂投蒋后,被蒋介石委任高官,曾任内政部长、浙江省主席、战区司令主座、监察院副院长等要职。1949年,不听白崇禧劝告,自行北上投共。黄绍弘开初被打成右派,文革中以剃须刀割喉惨死。(网络图片)

据张治中长女张素我的回忆,文革期间,她家被红卫兵屡次搜查。红卫兵手拿皮鞭罚张素我爬进地下室和上层中间的一个狭窄空档,她只得乖乖服从。

有一天,红卫兵又来抄家,指著张治中问:“你是谁?”张治中很朝气:“你要问我是谁,你可以去问毛主席。”

红卫兵砸了只花瓶.拿走了张治中的佩剑,还责问为什么不挂毛像和语录,出门时把一把切西瓜的小刀也视为武器掳走,扬长而去。红卫兵走后,张治中对家人和机要秘书余湛邦说:“今后若干年,这将是一个大笑话。”

为了不惹麻烦,张治中让人买回毛泽东像和语录。余秘书无意中在张治中座椅对面挂了一幅“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不是做文章,不是绘画绣花,不能那样雅致,那样从容不迫,温文尔雅,那样温良恭俭让。革命是暴乱,是一个阶层推翻一个阶层的暴烈的举动”的语录。张治中看了很不愉快,问余秘书语出哪里。余秘书说是毛泽东的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》中的话。张治中听了,一言不发。

开初情形越来越糟,张治中熟识的一大批中共的所谓“开国功臣”被打倒、被关进“牛棚”,被拉出去游街示众,甚至被逼死,一些民主党派人士也受到冲击,张治中表情沉重,今后很缄默,也不谈话,每天看着报纸,一言不发。

1949年跟张治中赴北平协议代表、监察院副院长黄绍弘曾力主跟中共签订所谓“和平协议”,并劝李宗仁、白崇禧投共,遭到白崇禧拒绝后,不听白崇禧劝告,自行去香港赴北平投共。黄绍弘开初被中共打成右派,文革中不堪批斗侮辱,屡次服毒自杀,最后以剃须刀割喉惨死。

开初由于毛泽东、周恩来提出“一份应予庇护的干部名单”,即中共所称的所谓“高级民主人士”,早在30年代便充当中共特务的宋庆龄被列为第一位。完整名单以下:宋庆龄、郭沫若、章士钊、程潜、何香凝、傅作义、张治中、邵力子、蒋光鼐、蔡廷锴、沙千里、张奚若、李宗仁。张治中这才幸免了直接人身迫害。

1969年4月,张治中亡于北京。

其女张素我说,张治中不是突然去世的。他主要是历久对文明大革命不理解。他表情很不愉快。他不什么很严重的病,只是历久不愉快,一向不舒服。他身体一向很好,根本就不详细病症,就那么躺着起不来,等于浑身都发软。

在生命的最后3年,张治中每天晚上都问儿子有关文革的情形,问谁被打倒了,谁被抄家了。他对儿子说:“文明大革命”比军阀混战还乱。谁也管不了谁,当局谈话也不管用。”

海洋大众:选择了罪恶一方,被抄家算是便宜他了

长沙市网友:张治中字文白,意思是不文明的痴人。

襄樊市网友:国度大敌当前关头,选择了罪恶一方,被抄家算是便宜他了。

网友:张治中辜负了校长的信任与栽培属于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!某虽鄙人,也以这类墙头草的人格为耻!

网友:咱们是不敢说真话的一代,但汗青的真相不会被岁月掩盖,妖怪终将显露它的罪恶面目。

湖南省网友:很想晓得张在临死之前,心里对本身当初的所做所为和选择有何感慨?

永州市网友:汗青一再证明,无论是项羽的叔父项梁还是明末乾隆钦点的二臣洪承畴,一个吃里扒外两面讨好的墙头草,等于投降了新主子顶多是哄骗,哄骗完了就如扔渣滓般弃之如敝屣,绝不会被人瞧得起的。

安庆市网友:张自忠是抗日名将,为国捐躯了(他若未死,匪军是不那么容易博得),开初张治中如许的小人才会弹冠相庆,坑害国人,

福州市网友:这个张老汉,看起来就像个没准绳的痴人呀!等于张少帅到最后还觉悟了呢?

网友:卖国贼!

吉林省网友:活该,咎由自取

网友:我都没表情看内容,看了标题就认为爽,一个吃里扒外的家伙,活该。

网友:助桀为虐,咎由自取

上海市网友:报应啊!

杭州市手机网友:这位老兄当年和岳不群*暗送秋波时就应该料到这个下场的!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vetrinale.com